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千年缔约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千年缔约
听着侍女轻声离去,华柔莫名地长舒了一口气,整个身子顿时鬆弛了下来。   愣了片刻,她从榻上起身,整衣修容。望着镜子里自己面庞上那未散尽的红晕,感受到身体某处还在微微地悸动,脑海中就不停闪现那个强壮男人的身影片段,而她的心情也骤然烦躁起来。   拾起湿巾在自己微热的脸上轻轻敷了敷,微摇臻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直到镜子中那张脸上浮现出一丝冷酷的狞笑,华柔才终于定下心神,款步出门向大厅而去。   这次召来神殿当中各位长老相商的议题,其实已在半个月前就定下了。   自从华柔上次在巴南州找叶天龙合作的事情无疾而终以后,包括她自己在内的月之神殿高层人士都已经对同叶天龙合作或者说是利用,不再抱有希望。   按照年前的态势,他们月之神殿是有意藉以一位强力人士达成自己的目的。看风之神殿已经联合神族,选择了尤那亚作为推行重掌风月大陆的旗帜,他们月之神殿自然也不甘落后,分析大陆局势,他们还是认为叶天龙最有希望。   虽然长久以来,他们月之神殿跟叶天龙之间有着各种各样的恩怨,然而在事关他们月之神殿大局的问题上,他们还是决定让华柔去探探叶天龙的口风。如若出于利益趋同的角度,双方能够达成合作,那么他们更有信心超越风之神殿、最先达成他们千年不休的终极目标。   然而,事情的进展就似他们起初担心的一样,那个傲慢张狂的男人不但不买账,甚至堂堂月之神殿的圣女差点被俘获。叶天龙强硬的态度和对他们月之神殿刻骨的仇恨,令他们清醒地意识到,要想跟这个男人合作,根本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们认为月之神殿此番一定输于风之神殿之际,事情却突然出现了转机。   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在新年来临之际,原以为两个水火不相容的男人之间,却突然缔结了和解协定,在法斯特这个混乱漩涡引爆风月大陆大震荡的关键时刻,他们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合作关係。   这让原先想通过同尤那亚合作获取更大利益的风之神殿和神族遭受了巨大打击,不光令他们原有计划泡汤,甚至对于他们今后的目标也是一次覆灭性的摧毁。   风之神殿不得不面对因押错赌注而带来的目标受挫和终极计划延退的后果,不过,好在这些对他们来说都只是终极计划当中一个阶段,通过紧急调整实施计划,他们立刻利用外围势力对尤那亚进行报复性打击,同时也加快了搅动法斯特这汪浑水的动作!   于是乎,这才有了这些日子以来,法斯特四面受敌的状况。   对于月之神殿来说,他们不光冷眼旁观了风之神殿计划受挫,同时也从中看到了另外一个机会。单纯从两大神殿势力来讲,他们之间其实并没有大大的差距。包括所有神族,其实在众神之战那个年代,众神就是以风月两大神殿分为两股势力,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对于风月大陆上的广大人族来讲,似乎一切都已经过去,然而对于两大神殿和神族来说,这一点却始终没有改变。   失去了利用尤那亚和叶天龙这种人族强者的机会,两大神殿几乎又回到了势均力敌的局面。而随着千年之期的临近,他们要想实现各自的终极计划,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屈指可数了。一来,经过千年的经营积蓄,他们都达到了势力的原始积累,没有必要也没有时间再让他们隐退大陆进行经营积累。二来,从那个终极目标本身来说,他们风月两大神殿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分歧不过就像是最终谁来登上最高位的问题。   因此,经过反覆权衡考量,月之神殿首先想到,在当下这个特定的时刻,两大神殿进行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经过神殿高层之间的商议,月之神殿在尖塔领导範围内达成了此项共识。今次,便是将月之神殿各地分支中层人士召集起来,对这一决定进行更广範围的推广和补充商议!   宽广的神殿大厅之内,黑压压早已坐满了来自各地的神殿人士。他们全部黑袍及身,幽邃神秘的感觉,令悬挂在大厅上空的巨大烛灯和厅壁上整齐的火炬似乎都黯然了些许。   站在由数十级台阶形成的圣坛之上,华柔看了一眼两侧红袍长老,威严地坐上了由两轮弯月对称造型的圣椅。   「参见圣女殿下!」   台下大厅众人一齐拜倒,宏亮的声音山呼而来。   华柔微微一笑,这种感觉真是棒极了。面对台下近千人的山呼朝拜,她心中那股豪情裹着热血便不断地翻腾起来,她癡迷这种权力的巅峰,她喜欢俯瞰众生的感觉。顿了少顷,她才略微一抬手,示意厅下众人起身。   「谢圣女殿下!」   又是一阵山呼,黑压压的人群才又乌云翻捲一般起身坐回原位。   华柔拿眼看了一眼两侧神殿高级长老,他们是事前了解此次会议一切议程的。   于是,左边为首的一位长鬚长老立刻会意,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月之女神忠诚的臣民啊,让我们沐浴月之女神的光辉,为我们光明的未来奋斗吧……」   一番慷慨激昂,千篇一律的念诵过后,那位长老向厅下众人通报了月之神殿拟与风之神殿达成合作的决定。   这个消息在众人之中无异于一记惊雷,作为月之神殿老牌的骨干力量,他们对于自己神殿与风之神殿之间的纠葛比之任何人都清楚。从众神之战伊始,两股势力之间的恩怨就已经成为死结,是任谁也无法将其解开的。否则,风月两大女神最终也不会因为受创世神的诅咒,将元灵永久封印吧!   现在居然要跟已经较量了千年的势力谈合作,这让他们如何能够转过弯儿来。   从当初两姐妹间的争斗,到将众天神捲入其中,再到后来双方各自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族类——神三族与魔三族。从创世神封印她们的元灵,到创造出善恶兼具的人类,从人性善恶的争斗,再到经过千年经营即将达成的终极目的,风月两大神殿势力早已水火不容,即便是此番决议在月之神殿内部通过,可风之神殿势力是否能够感受到己方善意,同意双方的合作,还不一定呢!   看到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华柔眼睛里放射着犀利兼具自信的光芒,她料定众人一定会有此反应。而能够平息这种反应的应对策略,也早在这次会议之前就已经制定了。   用不着她堂堂圣女出口解释,两侧各位长老都已经分工明确,做好充分準备了。   「静一静,各位静一静!」   负责月之神殿日常事务的萨德尔长老起身站至阶前,理了理绛红圣袍,向华柔行礼之后又向厅下众人微微一躬身,声如洪钟般开口说道。   「我清楚大家在议论什么,然而,如果我们都站在实现神殿终极目标的高度上来思考该问题,想必一切都会释然的。千年之期的传说,想来在座各位神殿资深人士都很清楚,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重新布置了,而与我们有着同样传说的风之神殿,如今也处在一个关键的时刻,人族的贪婪和傲慢在千万年的漫漫长河中已经显露无遗,壮阔的风月大陆怎能由他们肆意主宰?!唤回我们伟大的月之女神,与风之神殿唤回他们伟大的风之女神,是同样的目标。当下摆在我们面前的敌人,只有那些没有女神印记的人族,我们唯有联手风之神殿打败人族,才能实现统治人族的目的。至于最终是我们月之神殿还是风之神殿问鼎天下,只有将这一切完成之后才可实现的!」   萨德尔滔滔不绝地站在那里宣讲,而厅下众人也逐渐没有了声息。作为月之神殿分派各地的骨干分子,他们对于神殿事务的了解,远非下层人士及广大信众所及。   诚如当初尤那亚同叶天龙达成和解时双方的心恩,他们认为风月大陆最终的对决应该是他们之间。按照月之神殿的逻辑,那么风月大陆终极的对抗看来非他们两大神殿莫属了,而在此之前,就像尤那亚跟叶天龙一样,选择合作不失为一种较为稳妥的方式!   沉默了许久,终于有一位坐在大厅前排的黑袍骨干问道:「我们拥护神殿做出的决定,只是不知风之神殿对此能有积极的回应吗?」   「这一点毋需大家操心,我们尊崇的圣女殿下自有主张。」萨德尔一侧身,向华柔施礼道。   「既是圣女殿下亲为,我们自是相信。」那位黑袍骨干一躬身,坐了回去。   「圣女殿下英明。」见众人已无异议,萨德尔率先拜倒下去。   「……圣女殿下英明……」紧接着,厅下众人纷纷起身,如同先前朝拜一样,黑浪起伏,山呼海啸。   同一时间,风之神殿总坛,圣女艾琳碧斯正在接见月之神殿派来的使者。   「照此说来,我们风之神殿非得跟你们月之神殿合作不可喽?」包裹在蓬鬆洁白的鹅绒圣袍之中,艾琳碧斯斜倚在柔软的榻椅之上,望着稳坐八仙椅的一精瘦男子,傲慢道。   「圣女殿下,您对尤那亚的经营已彻底失败,周边各国形势又是如此,我们两大神殿的目标终归是同一方向,在当前态势之下,合作是在千年之期临近之前达成目的的最好方式,您不觉得如此吗?」精瘦男子目光精烁,全然没有丝毫的拘束。   「是你们首先沉不住气了吧?你们别忘了,我们之间是正邪不两立,你听说过神族与魔族合作的先例吗?」艾琳碧斯微微一笑,声音虽小,然而当中透出的气势却犀利无比!   「难道圣女殿下还不清楚当下局势吗?大陆流传已久的天命所归之说,您应该知道其份量。从目前形势及今后发展趋势而言,那个被称为天下第一人的男人实力似乎并非圣女殿下预料的那样简单,想利用尤那亚削弱其力量的做法早已破灭,虽然殿下调整计划从外围发动了热闹的攻势,不过大家有目共睹,效果并不乐观。而至目前为止,我方势力还未完全展示,我想殿下是不会在这个时刻拒绝我们的好意吧!」精瘦男子一点也没有因为艾琳碧斯的犀利气势而退却,反而意有所指地从大陆当今局面坚持道。   「我能否将阁下最后这番话理解为一种威胁呢?」艾琳碧斯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还是那副内紧外松的语调反问道。   「尊敬的圣女殿下,在下万万不敢有此意图。我只是想提醒殿下,如若我们两大神殿还依然各自为战的话,恐怕千年之期过后最大赢家就是那个男人了。」精瘦男子微微一躬身,马上换了另一副口吻说道。   「如若不是发现那个男人将会是一个大魔头的话,恐怕就是我们之间合作来刬除你们这群邪恶势力了。」艾琳碧斯神情一顿,似是回首不堪往事一般,不过她马上便恢复原状,问道:「我怎么能够相信你们想要合作的诚意呢?」   精瘦男子闻言,心中一喜,然而脸上并未立刻表现出来,略一欠身道:「想必圣女殿下一定知道众神之战结束,两位女神被父神封印之前那个秘密的缔约吧?」   一句话,艾琳碧斯的思绪一下子被勾了起来。根据神殿历代圣女首尾相传,只有神殿圣女与大导师秘而不宣的一段记忆浮现出来。   众神之战后期,整个世界千疮百孔,事态的发展其实也出乎风月两位女神的预料。   然而,正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整个事态发展至如此局面已远非她们可以掌控。两位女神在越来越激烈的对抗之余,也都料到她们各自的命运的归宿,创世神一旦静修结束,她们将难逃被严酷惩罚的结局。   对于两位最直接的当事人,在众神混战之际,她们本身却已经在为面对父神惩罚的后果而做準备了。   作为创世神的女儿,她们十分了解自己父神的性格。对于自己即将遭受怎样的惩罚,她们也在心中有了大致的判断。而得出的一个初步结果,就是分析了她们如果遭受到最严酷的惩罚被永久封印起来,她们是否还有机会获得新生。   研判了可能遭受的最严酷惩罚是被永久封印。她们知道,想要躲过那场灾难般的惩罚是不可能的,而唯一有一个可以称为机会的可能,就是永久封印每过千年的一次力场衰弱。如果能够抓住封印力场衰弱的那个短暂时刻,拼起反击的话,将有可能挣脱禁制,从中解脱出来,重新获得新生!   姐妹两个都想到这一层,但是在创世神对她们实施惩罚之前,她们并不能确定自己到底将遭受怎样的惩罚,于是,在将这种心思埋藏起来的同时,依然在众神之战中推波助澜,随波逐流。   终于有一天,创世神静修结束,发现世界已经被两个女儿折腾至斯,一怒之下,他对两个女儿进行了诅咒,将她们永久地幽禁起来。   在剥夺了她们一切的神之形体后,风月两神之灵被一直封印在九炎天脉之中。而就在她们被封印的那一刻,两位心中早有预料的女神,终于在那一刻达成一项秘密契约,那就是在历经千年之后,趁着禁制力场千年衰弱一次的机会,在获得新生之前,双方联手冲破禁制!   于是,这项秘密契约便一直在双方核心成员之间遵守,一直到经历了漫长岁月,双方势力出现了以风月两大神殿为代表的时代。   然而,岁月流失,由于该秘密契约只在双方核心之间知晓,而对于广大信众及普通人士来说却并不知情,出于对众神之战双方誓不两立的理解,双方势力在后世漫漫长河中也一直处在对抗的状态。同时,也正是因为双方核心层知道秘密契约的存在,所以,儘管千百年来双方一直在斗争,但却并未再出现像百族大战时的那种情况。   现在,一个新千年之期即将来临,作为信奉风月女神的两大神殿核心,自然又想起了这些事情。契约自然是一方面,当然能够促使他们下定决心实施这一契约的,还是大陆目前越来越严峻的形势!   可是,如果双方知道他们信奉的两位女神在九炎天脉的禁制之下是一种全然不同之生存状态的话,他们这看似虔诚的做法恐怕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收回思绪,艾琳碧斯淡淡说了一句,「我当然清楚千年缔约,但又能怎样呢?」   精瘦男子一笑,道:「履行契约是我们共同的责任,我们不能辜负两位女神的托付。再说,当下大陆形势也不允许我们再继续各自为战,否则很有可能我们将错失千年之机。现在我们月之神殿率先向殿下抛出橄榄枝,我不知道殿下有何理由不答应这一切。」   「阁下的理由很充分,我们的确没有理由不答应这一切。」艾琳碧斯终于鬆了口风说道。   「如此便太好了,这实在是女神护佑!」精瘦男子微微鬆了一口气,虔诚道。   「不过,既然是合作,我想大家还是讲好条件吧!」艾琳碧斯突然又话锋一转,提出一个十分实际的问题。   精瘦男子一顿,精光闪现的眼睛一转,马上说道:「这个自然不是问题,不过就目前来讲,我想双方只要按照各自经营的格局来全力对付法斯特这个混乱漩涡,待到整个大陆天翻地覆过后,我们各自迎归伟大女神,至那时再商讨我们之间的问题,岂不更符合双方利益?」   「问题是,既然是以履行千年缔约为基础的合作,阁下清楚两位女神被封印的九炎天脉是何处吗?听阁下之意,我怎么觉得你们是在打着女神的幌子来实现争霸大陆的目的啊?」艾琳碧斯果然滴水不漏,一语道破天机。   「圣女殿下误会了,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确定合作框架之后,再就如此细节进行广泛商讨呢?」精瘦男子不愧为月之神殿的谈判高手,来一招退而求其次。只要能够达成双方合作这个前提,对他而言,回到月之神殿都是巨大的成功!   「那便这样吧,阁下可以回去了。」艾琳碧斯慵懒地一挥手道。   「鄙人告辞,愿圣女殿下安泰!」精瘦男子躬身行礼,转身出了屋子。   望着男子离去的身影,艾琳碧斯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她是真的感到高兴。   其实,经过方才一番思考,她也认为在目前状况下,能够跟月之神殿联合起来,对于鼎立天下来说是最好不过了。既然对方主动提出来,不但免去了不少麻烦,甚至还给己方提供了讨价的机会,她当然就不动声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