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处女之身给了谁
我的处女之身给了谁
我叫小芙,今年十六岁,160公分,45公斤,比例还算过得去。或许因为基因良好,以及妈妈不时就煮补品给我吃,E罩杯的胸围,已经比同年纪的女孩傲人许多,加上我不喜欢晒太阳,全身上下的肌肤,称上白里透红也不为过。 从小到大,看到我的亲戚师长,都不忘夸我长得漂亮,纵然我自己觉得还有许多进步空间,他们可能都在讲客套话,但自己确实也收过不少情书,可惜,我读的是女校,平时上下学都要向妈妈报备,根本没有交男友的空闲,就算我想接受哪个男孩,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众人眼中,我算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功课名列前茅,也没什么奇怪的个性,就是家里管得严一些,假日也多半待在家中,和朋友出去的机会是少之又少,顶多就是黄昏时分去附近公园溜溜狗,是以,我放假最大的娱乐,不过就是看看电视,还有在房间上上网,和朋友们用即时讯息聊聊天。 直到某一天,我点开了忘记是谁传给我的连结,不点还好… 那竟然是一个色情视讯网站的连结。 网站里,有形形色色的男女,就在私人频道里对着镜头裸露身体,有些播着播着,慢慢就面对镜头自慰起来,大胆一点的,甚至就和另一半做爱给全世界看,我已经十六岁,当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想说爸妈平时也不会进我房间,好奇心驱使下,怕频道声音太大,我戴起耳机,决定偷偷浏览这些网站,我想,这应该不为过吧。 记得那时,我点开了一个金髮外国女子的频道,进入频道时,她已经把自己的阴部对準镜头,右手拿着一根白色的自慰棒,不断来回抽插,每插一下,耳机里便传来骇人的浪叫声,看了立时让人觉得脸红心跳,之后,我看女子手来回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似乎也越来越大,浪叫声几乎已经到了嘶吼的地步,忽然,我见她猛力将自慰棒拔出。 她的阴部就随着这最后一下抽插,喷出大量的液体,一滴不漏的全喷在镜头上。 这时,视讯框旁的聊天室,众人的交流此起彼落,女子最终擦了擦镜头,视讯恢复了先前的明亮,她和聊天室里的众人闲聊几句后,便做了一个掰掰的手势,关了视讯频道,顿时,几百人的聊天室也做鸟兽散。 看完女子全程约莫二十分钟的自慰过程,一种做坏事的紧张心理,以及少女的身体反应,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自己的内裤早已溼了大半,这实在是很令人害羞的事,我只好赶紧将内裤褪下,因为意犹未竟,怕换上新的内裤等会儿还会再溼,我便索性光着下身,大胆的点开下个频道。 截至那时,我还没有流出这么多分泌物过… 接连几个频道,我发现,每到紧要关头,频道里的人都会示意要收费,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大部分稍有姿色的女子,她们播放的内容,都是要付费进入观看的,但这网站也提供一些纯粹想转播给网友看,而不在乎收不收费的人频道,所以找了一下,也不难找到一些,长相、身材、年纪,较不如人意,却可以让我看完全程的频道。 转眼,我已经看了三个频道,记得是两女一男的自慰全程,我的椅子,几乎已经不能坐人,戴着耳机,萤幕播着一个年轻微胖女子正在自慰,她拿着我日后才懂得的跳蛋,正努力按摩她全身的敏感带,而这时… 我已忍不住将左脚擡起,左手慢慢滑向自己的阴部,这不滑还好,一滑才发现自己溼的惊人,我好奇地将手掌摊在眼前,手指一开,分泌物竟然已足够在两指间牵丝,这画面更加激起我的慾望,耳机里,那微胖女人也发出呻吟,我的手指再也忍不住,直往阴部探去。 大阴脣、小阴唇、小豆豆,我的手不管按到何处,触电的感觉便充满全身,慾望让我失去理智,飘然间,身体的自然反应,正不断加速手的震动率,一股股暖流不断沁过手掌,我知道,那是自己已经溼的一蹋糊涂的证明。 眼睛盯着萤幕中的微胖女人,兴奋间,两眼余光瞄到房间的落地镜,索性,我便将椅子转向,让身体对着落地镜,已经开始对着镜子自慰… 我将左腿跨上椅靠,把右腿跨上电脑桌,好让阴部可以完全暴露在镜子的反射中,这是我第一次这么仔细看自己的阴部,忽然,我心中扬起了细细欣赏它的念头,我稍压下心中想要快抚的情绪,用右手,慢慢将阴唇拨开,这时,雪白的双腿间,一片淡粉红色,映着不断泌出的分泌物,嫩嫩的阴肉呈现在我眼前。 我右手撑着,左手摸了摸已经勃起的小豆豆,一阵酥麻感窜过了全身,接着,我将食指慢慢伸进阴道里,那裏,是我从未有人进入过的处子之地,一股强大的罪恶感和性兴奋,交相刺激着我的感官,我好想要有东西进去,狠狠的,用力地插进去,我的食指,一点一点的滑入,内心的慾望,也越来越高涨,直到,我碰到了阻碍,在阻碍前,我不敢再往前,那不但痛,而且令我挣扎… 那就是我珍贵的处女膜。 我并未打算在自慰时,就把处女膜弄破,或许,我未必会把处子之身留给丈夫,但我想,至少也得给我心爱的男人,而不是我一时兴起就给了手指,看了看萤幕中女人的肥胖胸部,我萌生比较的念头,于是,我脱下了衣服,以及纯白的内衣。 内衣褪去的那一剎,一对雪白的嫩乳,弹出来时,更在镜子中晃动几下。 这就是我自豪的一对胸部,明亮的灯光,胸部底下的青筋若隐若现,我想,E罩杯绝对不是我的极限,将来再次发育,或是生完小孩,这对双峰,究竟能大到什么程度,我说也说不準,但可以肯定的是,将来绝对不会有在这么粉嫩的时候了。 我一手由下往上托住自己的左乳,十六岁少女肌肤的弹性触感立刻传来,滑滑软软的手感,让我忍不住去轻揉,而每揉一下,在看着镜子,一股羞耻又舒服的感觉,也随着传入心头。看着自己,玩弄自己挺立白嫩的巨乳,不大的乳晕,粉粉嫩嫩的奶头,我右手稍稍擡起右胸,脖子一低,或许这是人矮,胸部又大的好处吧… 我一口吸住了自己的右胸奶头。 舌尖的刺激,使我迷上了这种感觉,致使我不断让舌头在奶头间滑动,双脣本能性的吸吮着自己,我的左手放弃左胸的抚摸,而是再往小豆豆摸去,我偷瞥镜中的自己,一个皮肤雪白的少女,擡开了两条腿,暴露出一整个阴毛稀疏,内肉粉嫩的阴户,一手更不断的刺激着自己,另一边,胸伟的左乳不断颤动,右乳正被自己奋力搓揉吸吮,耳中传来的,是没关频道里的呻吟声,我也好想叫出声…但叫出声肯定会被家人发现。 就在这样交迫下,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一阵从体内透出来的酥麻,使我双手无法再动作,阴部无法控制的流出鲜鲜水液,我没法去阻止,只有放任身体不断抖动,我咬着刚按摩完阴部的左手,那股味道刺激着我的味蕾,致使我不断舔着自己的手指,那天,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 谁叫,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高潮。 之后,我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寻常的自慰方式已经满足不了这副身体,我买了视讯镜头,自己也办了一个频道帐号,开始转播自己的自慰过程给全世界看,当然,那是以脸绝对不会被照到为前提。 我大胆的将镜头直接照着我的阴道,淫蕩的一开一合给观众们看,有些眼尖的人发现我的处女膜尚在,几经逼问之下,我也懒得再争辩,便将自己还是处女的消息告诉所有人,从那之后,我每天的观众流量,便高达数千人,接收的讯息更是多不胜数,不外乎是要我当场弄破处女膜给他们看,有一些更夸张,甚至来讯要帮我破处。 当然,我是一概不会答应他们的,我的处女,是要留给心爱的人的,不论我在网路世界有多么的淫蕩,甚至已曾将各种容易取得的细棒,擦进我的小菊花里,但现实生活中,我依然扮演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个人见人爱,又有点高不可攀的十六岁少女。 直到那晚,我都还是这样子的。 放学之后,吃完晚餐,我的例行作业便是带家里的小西施犬──奇奇,到附近去散散步,这项例行作业是夏天专属的,全因夏天昼长,爸妈才放心让我晚上出门,不然平常只要天一黑,爸妈总会持一种,女孩容易被怎么样的论调,禁止我再往外跑。 今天晚上异常焖热,我穿了件热裤,套件宽鬆的无袖上衣,就鍊起奇奇準备出门,出门时妈妈还不忘念两句我穿得太少,要我多穿点再出门,但这么热的天气,我实在只能假装已经出门没听到,赶紧带奇奇出去透透风,也让我自己透透风。 但说也奇怪,今天倒是没多久便入夜了,才走到平常中继点的小公园,天色便暗了下来,或许是因为夏天到了,夜间路灯的开启时间往后调,还是它根本就坏了,我和奇奇来到公园时,这里竟然是一片漆黑,只有凉亭那裏稍见灯光。 没有办法,走也走了好一阵子,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便穿过黑暗,往凉亭那走去。靠近凉亭,也才发现那里的灯光不算路灯,只是不知道是谁摆在这里的座立式手电筒,插头还明显偷接着凉亭的电。 我凉亭,甚至整个公园都没有人,没想太多,便以最舒服的姿势坐着休息,把奇奇随便鍊在一旁让牠自己去玩,我擡着腿,手搧着风,焖热的天气只让我想快点回去吹冷气,直到休息了一段时间后,脑中浮现一个刺激的念头… 我想在没人的公园自慰… 一开始,我还为这种奇异的想法笑了一下,直到一阵阵轻吹而来的凉风,拂进我敞开的双腿间,一股骚动也连带吹进了慾望,我感到,此刻,我很想要,我很想自慰,就在这没人的公园。 转眼,我已脱去身上的衣物,四下仍然无人,公园的灯也依然没开,看看手机,距离平常回家的时间还有半小时多,绝对够我乱玩一阵之后再赶回家,于是,我大胆的赤裸着身体,就坐在凉亭的圆桌上,以坐姿敞着M字腿,向着凉亭外便自慰了起来。 强大的耻辱感,以及被窥慾的满足,使自己瞬间便进入浑然忘我的境地,我的手不断来回搓揉着嫩胸,手指也不断挑逗自己的阴肉,由于近几月的熟练,我已比往昔更懂得爱抚自己的身体,很快,阴部的汁溢便不断溢出,自然的凉风习习吹过,兴奋而下的汗水流遍全身,一种比上频道自慰更大的快感,传遍了我的身躯,我索性闭上眼,尽情享受这美妙的一刻。 直到奇奇开始在一旁不断大呼小叫,我才不耐烦的睁开眼,看看牠究竟在叫什么,不睁开还好,一睁开,我看到奇奇不断对着凉亭吠叫,只因,在我大开的双腿前,不知何时,站了五个高矮胖瘦各异的男子。 我不知道他们究竟看了多久,但我敢肯定,绝对已有段时间,因为,其中有两个人,已经掏出他们黑粗的肉棒,不断地套弄着,自从加入了那个网站,我也明白男性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两只肉棒,一只黑短而粗,一只既黑且长,龟头已被汁液擦的黑亮,他们的兴奋,肯定是看了刚刚忘情自慰的自己吧。 我想,公园的灯肯定是坏了,而眼前这五个人,他们衣衫褴褛,虽然凉亭的灯光相当微弱,但仍足以照出他们髒乱不堪的面容,鬍子乱窜,脸色黯沈,头髮想必好几天没洗了,他们究竟是谁,是从哪来的,会不会对我怎样,眼下,我已经没时间害怕,我应该抓起衣服,赶快逃走,趁这五个人还没有一点侵犯我的念头。但他们没有任何念头,我的脑海却先浮出了更可怕的念头… 我想就这样自慰给他们看。 于是,我任由奇奇去叫,就对着这五个陌生且髒兮兮的男人,继续自慰,而且,这下我的分泌物流的更多,揉得更大力,甚至已不再低声呻吟,而是催情的媚叫着。我要让他们看,让他们看看我全身上下每一寸美丽的胴体。 果然,本来只有两根肉棒被掏出来,没多久,这五人都把裤子给脱了,从没真正看过肉棒的我,一下子就有五根不同的肉棒摆在我眼前,心中不晓得是兴奋还是开心,但可以肯定,我已全然忘了害怕和紧张,且尽全力自慰给这五人看。 这五个人绝对都够当我的父亲,甚至有一两个,或许已够资格当我爷爷,想到这股羞耻,本来是汩汩流出的爱溢,已经成了奋力喷发的淫水,我可以感受手指那种掏不尽水流的感受,甚至有大量的水水,都浸湿了我的屁股。 我永远想像不到这晚的画面,白皙透红的十六岁女孩,晃动着一对冒筋的E罩杯巨乳,颤动着粉嫩的乳头,正努力翻开嫩红的阴肉,喷出淫水好供五个游民套弄,我看到有三个人,他们的肉棒已然矗立,那又大,又粗,又黑的菇朵型龟头,刺激着我的心灵,浮冒的青筋在茎棍上横窜,这映入眼帘的一切,无一不让我兴奋。 忽然,我觉得我快到极限了,那种高潮的酥麻感就要来了,然而… 一名男子再也忍不住,提起肉棒,便往我这里扑来,他是个稍有肚子的男人,很矮,不比我高多少,浑身又黑又臭,咧笑的嘴中,隐隐露出一口烂牙和口臭。他一句话也没说,便一把抱起了我,瞬间,一股不堪入味的恶臭进入我的鼻腔,心里一噁心,马上就想呕吐。 但那男人把我一抱,一嘴又吸住了我甜美丰硕的乳房,粉嫩的奶头,在他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齿间,不断被吸吮、磨咬、狠舔,弄得我又痛又痒,却又带着一股刺激才是最矛盾的,我的大腿贴着他滚烫的肉棒,这才让我重拾刚开始的不安。 我是处女啊,难道今天要失身给这几个流浪汉? 我开始排斥,想要推开把我搂在胸怀里的这名胖汉。 他却先说:「推我?刚刚妳不是爽的很起劲?」 我说:「我要回家了…放开我…」 这时,后头一个已经髮色斑白的男子,也说:「妳爽完就走了,没看到我们五个的老二才被妳叫醒,妳现在就走,留我们五支老二怎么办?」 「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一个戴眼镜的男子说:「报警?妳敢这样去找警察妳就去啊,我最讨厌别人用警察吓我,妳不说还好,妳现在说了,我现在就要妳好看。」 「那…放我回家就好…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一个高瘦的男子说:「到底谁怕这件事情传出去,妳是附近女中的吧?晚上不回家,在公园玩给陌生男人看,传出去妳才别想嫁了吧?」 「求求你们…放我回去…」 那抱着我的男人说:「可以,但得先让我们消消火,我们几个都是住这凉亭的游民,本来相安无事,妳刚刚大可一看到我们就走的,但现在我们的火已经被妳挑起来了,我们爽完妳就可以回家了。」 「不…不可以…我要回家了!」 我奋力挣脱,但那男的只是抱得更紧,吸得更大力。 眼镜男说:「不可以?给叔叔我们干一次又不会少一块肉,我们的技术肯定好过妳的小男朋友,还是说,妳还没被开过苞?这就情有可缘了。」 听到这句话,我宛如听到一线生机,坦承说:「对…我还没有经验…所以…可不可以请妳们放我走…不然我给你们钱…我知道错了…」 谁知,这样讲更惨,那抱住我的胖男立刻用手指探入我的阴道,那股瞬间插入的疼痛令我忍不住叫了出来,手指深深抓住了他汙垢满布的皮肤,一股抠下髒垢的噁心感顿时令我想吐。 胖男笑说:「真的是处女。」 白髮男说:「小朋友,处女就不要到处跑,很危险的,遇到坏人怎么办?」 我的眼泪已经到了眼眶口,想我从未被男人摸过的阴部,却被一个浑身髒汙的男人,用骯髒的手指摸了一回,只得求饶:「对不起…请你们放我走吧…我裤子里有几千块,都给你们好不好,请你们让我回家。」 谁知,眼镜男笑说:「你觉得几千块够买一个处女吗?我们几个的人生已经完蛋了,就算今晚之后被警察抓了也无所谓,但妳的处女就给我们了,老子人生毁了,也要妳的未来陪葬!」 听到这里,我的眼泪便流了下来。接着,我再也没有反抗的力量,只得任他们摆布,胖男抱着我,大力的揉着我的胸部,那股疼痛,混杂着恐惧,泪水不断滴落,我想大声呼救,但他们一发现我有这个意图,高瘦男便提着肉棒靠了过来。 他的肉棒少说也有十七公分,黑黑髒髒的,散发一种恶臭,龟头很小,整根是偏细的,二话不说,他便把这根十七公分的棒子,狠狠塞进我的樱桃小嘴里,深深顶住我的喉咙,一股呕吐感涌起,我马上便想吐,谁知,高瘦男率先抓住我的头髮。 「敢咬痛我,我就让妳更痛,听懂没有!」 接着,我的第一次口交,便给了这支细长噁心的肉棒,高瘦男不断做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深深顶进我的喉咙,我声音一点也发不出来。同一时间,我发现自己从双腿被擡了起来,更被分的好开,一种稀疏的感觉,由小腿进入大腿,马上,尖尖刺刺的,又麻又软的刺激,从整个阴部传来,肯定是有哪个男人开始舔我的阴部,只听一个声音,不断说:「香,处女的果然香,好喝…」 我自豪的E罩杯双峰,则正被矮胖男用粗短的肉棒顶着,他马眼所分泌出的前列腺液,沾湿了我的嫩胸,也沾湿了我粉红的奶头,白髮男则握住我的手,让我的手不断套弄他的肉茎,一股滚烫、坚硬的感觉,刺激着我稚嫩的皮肤,没多久,白髮男便射了… 全部由侧边射到我的脸上,这是我第一次接触男性的精液,那种又腥又臭的味道,顺着我的额头,流过眼窝,滴过鼻子,不得已呼吸时,竟还吸入了一点,我顿时止不住咳嗽,咬伤了高瘦男的肉棒。 只见他哼了一声,拔出肉棒,我往脸上便是一巴掌。说时迟那时快,矮胖男也因兴奋过度,对着我的脸射出一股热精,他的精液,比白髮男的更稠、更黏、更加噁心,由于嘴里已经没有肉棒,矮胖男用龟头沿着我的脸,将精液尽皆沾满了,再全部塞进我的嘴里,并要我全部舔乾喝下… 就这样,我吃了生平第一口精液,一个矮胖男人,又腥又臭的精液。 「不行,太久没干了,这妹妹有这么辣,忍不住。」 「她奶子又大又软,等等干完处女苞,一定要打个奶炮才够本。」 「妈的,敢咬我,幸亏老子够硬。」 这时,舔我阴部的鬍渣男,也放下了我的双腿,说:「处女汤果然好喝,你们一定要试试,不过等等就开干了,像我有经验,就知道要先喝,这妹体质不错,很会流汤,等等一定很好干。」 他们把我成大字形,趴躺在凉亭石桌上,我顿时觉得自己就像块肥肉,完全没有抵抗力,现在,连喊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眼镜男忽然拿出一条布,遮住了我的眼睛,说「妹妹,我知道妳读过书,一定很看不起我们这种人,我这辈子也最讨厌妳们这种读过几本书,就狗眼看人低的家伙,所以妳被我们这样开苞,刚好而已,反过来,妳还要谢谢我们,没有人开苞就这么爽的。」 「现在我就矇住妳的眼睛,妳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吗?因为我要妳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被谁开苞的,我要妳永远只知道自己是贱货,在公园凉亭玩给游民看,然后不知道被哪个游民干得死去活来!」 我的眼睛就这么被矇上,眼镜男刚刚一席话,让我的眼泪再度止不住流下,但我已无声再啜泣,因为视觉的丧失,我剩下的感官变得格外敏感,尤其是阴部的触感,赫然,我的双腿被狠狠分开,头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压住,他们讨论着。 「谁要先干?」 「我又硬了,可以干。」 「我这辈子没干过处女,可不可以给我?」 「想个办法,抽籤什么的?」 「快点,我忍不住了。」 五个人交相讨论着,我只能猜想,这第一根插进我蜜穴的肉棒,是黑粗的?还是细长的?它插进去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很痛,这些人身上这么髒,难道都没有什么病吗?各种不同形象的肉棒转换在我脑海,但我没得思考太久,阴道口,已被一个坚硬的东西顶着… 我还没来的及害怕,刚刚不断放射的淫液,正在积极润滑着陌生的龟头,一只手按着我的屁股,硬物先是在我的阴道口滑了几下,忽然… 一个猛力的插入,我从不敢进入的处女地,被一根粗大坚硬的骯髒肉棒,狠狠的一进到底,处女膜破裂的疼痛,子宫口受触的压迫,促使我的阴道不断收缩,然而越是收缩,阴道壁便越贴紧肉茎,肉棒开始运动,拔出去,再狠狠的插进来,每一下,都顶到我疼痛的最深处,每一下,我未经人事的阴道,宛若就要裂开,龟头菇朵每一下都颳着阴道壁,又痛又酥又麻的快感,使我忘了羞耻,终于,我开始忘情淫叫,男人们开始喝采我的主动,没多久,想必我的阴道让这第一次来访的陌生客人舒服至极… 一种从未有过的触动,在我的阴道深处颤抖,接着,肉棒便被拔出,灼热滚烫的感觉,由内而外流出阴道,一只手指,沾了沾我的阴道口,然后将混满血腥味与腥臭的精液,送进我的嘴里。 马上,一个男人将我抱起,用火车便当的姿势开始猛力抽插着我,我已闻不到男人身上的恶臭,而是忘情地抱着他,用雄伟的双峰,藉由不断摩擦他的胸膛,来换得更多快感。抽插到一半,我忘情呻吟着,一根迫不及待的肉棒,由上而下插进我的嘴里,又是深深顶进我的喉咙中,但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我感受到自己的小菊花,正被一个硬物疯狂探进… 不一会,又一根肉棒,夺走了我菊花的贞节。 肠壁的刺激,紧接着相隔一线的阴道壁,括约肌猛力收缩、撑大,阴道口也不断被插入、插出,我已经陷入疯狂,我的嘴、菊花、蜜穴,正被三方面不断抽插攻击着。 而双手,也正帮忙套弄着两支肉棒。 男人们不断交谈彼此有多爽,我闷哼的呻吟让他们更加兴奋。但被深顶着的喉咙,却是一点话语也说不出,慢慢,我竟然开始享受这种被姦淫的感觉,我竟然开始享受被这五名陌生游民狂干的快感。 高潮的酥麻感来了,但他们几个却毫无射精的意思,我高潮过一遍又一遍,直到一个男人高呼。 「一次全给她,你们要射了没?」 「差不多了,我也快忍不住了。」 「好,那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给她。」 「来,準备好。」 「一、二、…」 三,五股浓精,分别灌入我的菊花、喉头、蜜穴,还有两股喷在我脸上和身上,我瘫软在石桌上,只觉下体又痛又麻,不断有热流窜出,我想,那就是刚刚射入的精液流出来吧,脸上黏糊糊的,肯定也沾满了一大堆精液。 五名男人意犹未竟,那晚,我的阴道起码接受了十多次精液的灌浆,嚐了二十多回的口爆,因洞口不够用,小菊花也不知吸了多少精液,我已经想不起那晚我是如何回家的了。 那天之后,我已经三个月没来了,究竟,是谁夺走我的处女?又是谁让我怀孕了呢?